嫦嫦网 > 故事会 > 做人的底线

做人的底线
2020-09-12 10:47:37   

  俗话说,可怜天下父母心,老穆是个土生土长的山里人,这辈子连大山都没出过,可为了女儿玉秀,毅然决然一个人闯深圳。女儿咋啦?原来,有村里人在深圳打工时,撞见玉秀和一个中年富商在一起,八成是被包养了。

  老穆又急又怒,女儿电话又打不通,他只好孤身来到深圳找女儿。老穆不知吃了多少苦,才在一家装卸队找到了一份体力活。每天收工后,他累得腰酸背疼,可还得强忍着四处寻找女儿的踪影,但这无异于大海捞针,要找到女儿谈何容易?

  这天傍晚,老穆独自坐在河滩边,突然看到远处有一辆面包车驶来,从车上下来两个男人,一边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一边抬着一个麻袋往河边走,那只麻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扑腾。

  老穆腾地站起身,冲着那边大喝一声:“你们干什么呢?”边吼边大步往前走去。

  也许是做贼心虚,那两人大惊失色,扔下麻袋,开车走了。老穆过去解开麻袋,惊讶地发现麻袋里竟然装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

  老穆将男孩带到电话亭,让他给家里人打了电话,没过多久,几辆豪车疾驰而至,从车上下来一帮人,为首那个气度不凡的中年男人,扑过去张开双臂搂住了男孩。

  原来,这个中年男人叫林城北,是个身家过亿的总裁,有个生意上的竞争对手输急了眼,竟然对他的独生子下了毒手,如果不是正好被老穆碰到,后果不堪设想。

  林城北要重金酬谢,老穆说什么也不收,他转身想离开,被林城北一把拉住:“都这会儿了,总该让我请你吃顿饭吧。”说着,硬拉着老穆上了车,来到一座私人别墅。别墅里有专职厨师,一桌丰盛的酒宴很快摆了上来。

  席间,林城北问道:“老爷子,我看你愁眉不展,好像有什么为难事,能不能说出来听听?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

  老穆长叹一声:“家门不幸啊!”说着,把来深圳找女儿的事告诉了林城北。

  林城北听完,感慨道:“老爷子,你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你给我提供一张女儿的照片就行了,我会多派人手四处查访,就算挖地三尺,也要帮你找到女儿。”

  老穆连声道谢,林城北一挥手:“客气话就免了,你救了我儿子,我帮你找女儿,这是老天爷的安排啊。”

  看看时候不早了,老穆起身告辞,林城北一笑:“你哪儿都不用去,这儿以后就是你的家了。”林城北把别墅里所有的人召集到一起,吩咐道:“这位穆老爷子是我的贵客,以后会长住在这里,你们要尽好自己的本分,让老爷子满意。”

  老穆目瞪口呆:“这、这怎么行?”

  林城北说:“我说行就行,我林城北是知恩图报的人,你吃苦受罪的日子已经到头了,这是我的私宅之一,我平时也顾不上过来,你就安心住在这里,等女儿的消息吧。”

  老穆平平淡淡过了大半辈子,做梦也没想到能享受到这样的福。每天有一大帮人众星捧月般围着他转,厨师花样翻新的美食、保姆殷勤周到的侍候、外加保健师的定时按摩,构成了他生活的全部内容。

  这天,老穆正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里,欣赏着高清电视里播放的戏曲,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喧哗声,他隔着窗户看去,只见别墅门口有个容貌俏丽的女人,尖着嗓子又叫又闹,两名保安正试图将她拖走。

  老穆出去后,那女人已经不见了,他叫过一名保安,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保安笑嘻嘻地说:“还能有什么事?林总欠的风流债呗,这女人当过林总的二奶,后来被林总踹了,她心理不平衡,就来这儿闹了。”

  老穆呆住了,连声说道:“你弄错了吧,林总怎么会是那种人?”

  保安显然不清楚老穆的心病,他想也没想地说道:“这年头哪个有钱人不是这样?实话告诉你吧老爷子,这女人以前就住这儿,林总玩腻了,就把她扫地出门了,你说我会弄错吗?”

  老穆呆住了。当晚,他便不告而别,离开前他不是没犹豫过,只要装一次糊涂,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他就能继续过那种滋润的生活,但那样一来,他还是那个嫉恶如仇的老穆吗?他还能胸怀坦荡地去找女儿吗?

  可回到装卸队,老穆发现自己已经无法适应这种生活了。五十公斤重的袋装水泥压在肩上,压得他气喘如牛,两条腿不住打晃,卸下水泥的同时,整个人都虚脱了。

  老穆不得不承认,几个月养尊处优的生活,潜移默化中改变了他,如果说以前还能勉强挑起这份苦力活,那么现在的他实在有点吃不消了。

  好不容易挨到收工,老穆端着饭碗去打饭,馍又干又硬,菜又苦又咸,老穆突然没了胃口。晚上,老穆躺在硌人的木板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十几平米的工棚里,住满了人,打鼾声此起彼伏,空气里弥漫着汗臭、脚臭味……

  这天,天气很热,老穆扛了几袋水泥后,体力不支,脚下一个趔趄,跌倒在地。这时,一双有力的手将老穆扶了起来,他抬头一看,竟然是林城北。林城北真诚地说:“老爷子,我总算找到你了!”

  两人来到外面,林城北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彻查了你出走前的所有细节,不难猜出你离开的原因,老爷子,钻牛角尖只会苦了自己,这种猪狗不如的生活,你还没受够吗?什么都不用说了,现在就跟我回去,好吗?”

  老穆深吸了几囗气,看着远处喃喃自语:“这几个月的生活还真是种享受啊,我从来没想到人还可以这样享受。”

  林城北意味深长地笑了,只听老穆叹了口气,说:“在装卸队的日子也真够苦,每一天都那么难挨。”

  林城北嘴角的笑意更深了:“那你还等什么?”

  老穆喃喃地说:“是啊,我还等什么?我得回去干活了。”他转身刚要走,身后传来声音:“等一等……”林城北笑容全失,怔怔地看着老穆,问道:“为什么?”

  老穆的语气很平淡,却有种掷地有声的力量:“我是个山里人,没什么文化,也说不出啥大道理,不过我看过一副对联,记了大半辈子:头顶有青天,做事要存天理;脚下是厚土,为人需走正道!是啊!谁不希望享福?谁又愿意受苦?可我不能为贪图享受,丢了做人的根本。这样的回答你满意吗?”

  林城北整个人都呆住了,他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话:“我输了!”

  这时,一个满脸是泪的女孩突然跑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在老穆面前,撕心裂肺叫了一声:“爸!”

  老穆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女孩正是他苦寻不见的女儿玉秀。

  原来,玉秀通过村里的小姐妹,得知父亲来深圳找她的消息后,立刻找了家调查公司查到了父亲的下落。看着父亲每天干着不堪忍受的体力活,她幡然悔悟。于是,她向林城北提出中止关系,林城北没同意,说要给老穆一大笔钱,换取他接受自己和玉秀的关系。玉秀告诉他,父亲脾气耿直,眼里揉不得沙子,决不会被金钱收买。

  林城北说,不会被物欲打动的人,是因为他从未享受过,人是禁不起诱惑、耐不得腐蚀的。于是,他提出给老穆设个局,跟玉秀打个赌,如果他输了,还玉秀自由之身;如果他赢了,一切仍由他做主。

  听了女儿的讲述,老穆直冒冷汗,他这才明白,从江边救人,到二奶登门,一切全是林城北设下的局,幸亏自己没答应随林城北回去,否则等女儿现身时,自己还有何颜面去要求她?

  这时,林城北突然弯下腰,朝老穆鞠了个躬:“老爷子,我林城北是个从不低头的人,但今天我必须向您低一次头,我一直以为,在今天这个社会,您这种品质已经灭绝了,看来是我错了!”

  老穆颤抖着拉住女儿的手,从内心深处发出一声呼唤:“走,我们回家!”


培训机构管理系统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