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嫦网 > 故事会 > 摇身一变成菩萨

摇身一变成菩萨
2020-09-13 13:43:50   

白先生是个郎中,各种杂症无所不治,还兼接生,是方圆几十里不可缺少的人物,所以大家都尊称他为“先生”。

这天傍晚时候,白先生和妻子在院子里摆下饭菜,拿起筷子正要吃,从外面“噔噔噔”疾步跑进一个汉子来,只见他满头大汗神色惊惶,叫道:“先生、先生,我老婆快要临盆了,可村里的稳婆说是横产,不敢下手,请先生跑一趟!”

白先生一听“啪”地一声拍下筷子站起身,动作麻利地把药囊背在身上,一挥手说:“你家在哪儿?快快带路!”

那汉子一听迟疑了一下,然后为难地吐出三个字:“林子沟。”

正大步流星往外走的白先生一听就定住了身子,他妻子早已面如土色地叫了起来:“林子沟?那地儿去不得,去不得!”

白先生和妻子突然失态是有原因的,原来这林子沟的村口最近出现了个女鬼,每当有人经过时她就布下迷魂阵,让人在白雾里左一圈右一圈地打转,也即民间所说的“鬼打墙”,曾有几个人整整先生回家,小伙计只好悻悻而归。转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太阳出来了才走脱身,回到家一场大病差点要了命。有人不信邪,用黑狗血泼、请道士作法,却只是惹得那女鬼更加猖狂,以至于天一黑无人敢走林子沟。

见白先生不挪动于仁坐在炕上,见炕头铺着被褥,顿时有种到家的感觉。他随手将被子往上掀,叠盖在另半被子上面,然后倒在被子上睡着了。步子,那汉子“扑通”一声直挺挺跪了下来,声音嘶哑地说:“先生要是不去,那就死了两条人命!”

白先生一听浑身一颤,然后昂首说道:“自古道‘医者父母心\\’,如若不去,枉为人也,我这辈子也不会心安的,走!”说完全然不顾身后妻子的苦劝硬拉,和那汉子迈步直奔林子沟而去。

万幸的是此时尚有朦胧光线,所以去的路上并未遇上鬼打墙。到得汉子家中,那产妇已给折腾得死去活来只剩一口气了,这天,"梅记包子"铺刚开门,个瞎婆婆就拄着拐仗来了。兰儿热情地迎上去,白给了瞎婆婆十个包子,说是开门大吉。瞎婆婆挺高兴,拄着拐仗走了。母子俩的性命只在须臾之间,白先生火速净了手,毫不耽搁地忙碌起来……

老半天的工夫,随着一声憋屈已久的响亮哭声,一个大胖小子终于出生了,出了一身大汗的白先生这才长嘘一口气:母子平安了!

汉子兴奋得手舞足蹈,正张罗着留白先生吃晚饭,白先生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今晚得为一个邻居用药了。那邻居上了年纪得了哮喘病,一旦喘起来就像拉风箱似的,一个不顺畅就能要了命,平时全靠白先生用药维持着,而今晚那药正好用完,必须及时送上。

人命关天,白先生尽管手足玉龙和金凤见明珠往下掉,急忙翻身跟下来保护。玉龙游着,金凤飞着,他俩会儿在前,会儿在后,会儿在左,会儿在右,保护着这颗明珠,慢慢地慢慢地从天空降落到地面上。这颗明珠到地上,立刻变成了清清的西湖,玉龙舍不得离开自己的买家要看了货才出价,于是,大家又纷纷把自家的锁打开。明珠,就变成座雄伟的玉龙山守护它;金凤也舍不得自己的明珠,就变成座青翠的凤凰山来守护它。疲软,还是背上药囊要走。汉子苦留,说先生忘了鬼打墙了吗?白先生一听笑了起来,说:“鬼虽可怕,人命更重,要是怕鬼打墙,我连你家都不来了,无老张找到了地主,口把这事承诺了下来。当夜,老张施法飞到县城,找到了客栈老板拿回了账本。第天早,在地主狐疑的眼光里,他给了地主账本,拿回了十两银子。要知道,这事在过去根本毫无可能啊!论怎样,我必须一试。”

汉子一听只得松了手,又面红耳赤地塞过一只香气扑鼻的熟鸡,说家中没钱,这只熟鸡权当诊资了,先生莫要怪罪。白先生哪里肯收,要汉子给那产后虚弱的产妇吃,汉子惭愧得眼泪都下来了,说:“先生不收,我就无地自容了。”白先生至此实在没法,只好收下。实际上这样的事在他身上发生多次了,他为那些贫苦的病人不知垫过多少药钱哩。

临出门时汉子又递上一把砍柴刀,说:“先生拿着,万一在路上遇着什么东西,也好用它防身。但愿先生不要碰上那鬼打墙,菩萨一定会保佑善人的!”

白先生听了淡然一笑,接过刀转身就走。也不知走了多远,此时四下里漆黑一片,正有点提心吊胆的,“呼”地"我是个王子。这你们都知道,"王子说,"我不但有富饶广阔的国土,而枪有数不尽的财物。可就在昨天,我的个奴隶逃跑了。所以我就顺着他们逃跑的足迹,追到了这里。为的就是要捉到这个奴隶,现在我终于找到他们了。"王子说完,略停顿地看着他们兄弟个,又继续说:"你们可知道这个倒霉的硷是谁吗?就是你们这个个吹牛鬼!"一声从路旁草丛中跳出一样东西来,一双眼睛忽闪着诡异的绿火,端端正正地拦住白先生的去路。

这一家伙吓得白先生毛骨悚然,再定睛一看是只黑色的野狗,一般说来野狗并不与人为难,今天为何如此?白先生略想一下明白了,肯定是自个儿手中熟鸡的香味引来了野狗。

白先生当即扯下半只熟鸡扔了过去,那野狗张大嘴一口便吞了,吃完却又不走,依旧瞪着那双绿眼拦路。白先生一见苦笑一声,还要扔,忽然多出一个心眼:听说最近光有猛地听到这个噩耗,真好似晴天霹雳般,孟姜女只觉眼前黑,阵心酸,大哭起来。整整哭了天夜,哭得天昏地暗,连天地都感动了。天越来越阴沉,风越来越猛烈,只听"哗啦"声,段长城被哭倒了,露出来的正是范喜良的尸首,孟姜女的眼泪滴在了他血肉模糊的脸上。她终于见到了自己心爱的丈夫,但他却再也看不到她了,因为他已经被残暴的秦始皇害死了鸡啊鹅的被东西咬死,莫不就是这野狗作的孽?既如此,为何不趁机除了它?

白先生这么一想,便从药囊中悄悄取出一些麻醉剂倒在那半边熟鸡上,再扔过去,那野狗固然狡猾,又哪里能识赵知县用手指按尸体,皮肉还有点弹性,并没有腐烂。他蹙眉,用刀样的目光逼视兄弟。毛、毛早已吓得浑身颤抖,"扑通"声跪地求饶:"知县大人,这人是大毛弄死的,是他用十两银子雇我们把死人拖到祠堂里埋的,饶了我们吧"破人类的机谋?依旧一口吞下了。

白先生冷眼看着那野狗大嚼着,片刻工夫野狗摇晃起来,显然麻醉药的药性发作了老婆也被惊醒了。她看着张着嘴巴、举着火烛的谈生,叹了口气,说:"你为什么不遵守当初的诺言呢?既然事已至此,我只有实话实说了。我不是人,而是鬼,如果你再忍耐年,我就能活过来了。现在,我们的缘分已尽,该说再见了。",那畜牲也似乎觉察不妙,转身就跑,只跑了两步终于支撑不住,一头倒了下来。

白先生这才上前,抽出砍柴刀,一刀砍断野狗的脖子,也算是除了一害。

白先生又疾步前行,当走到一片小树林边时,明晃晃的月亮照得四下里亮如白昼,忽听得林子里有女子嘤嘤的哭声,然后,一个红衣大姑娘走了出来。

白先生心里一片透明,知道那东西来了,此时反而不害怕了,开口分外镇静地说道:“你要迷我本也无所谓,可我现在急着救人,人命大如天,还请你高抬贵手!”

那红衣大姑娘一张脸白煞煞的,笑着说:“我倒从没见过有你这么胆大的,好久没有人陪我玩了,你且留神农尝完百草,为黎民百姓找到了充饥的谷,医病的草药,来到回生寨,准备下山回去。他放眼望,遍山搭的木架不见了。原来,那些搭架的木杆,落地生根,淋雨吐芽,年深月久,竟然长成了片茫茫林海。神农正在为难,突然天空飞来群白鹤,把他和护身的几位臣民,接上天廷去了。从此,回生寨年季,香气弥漫。下一夜吧。”说着张开双臂,一阵阵白雾从她腋下直喷出来,她这是要设下鬼打墙了。

雾气越来越浓,白先生无计可施心如火燎,突然间大喝一声,拼黑和尚沉吟半天,忽然喊道:"女施主,即便你把猪赶回去,你们又如何杀得动?"尽全力把那砍柴刀扔向女鬼,他并不指望这刀能砍死砍伤女鬼破了鬼打墙,只是心内着急,因为有条人命等着他去施救哩。

谁知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那女鬼忽然尖叫一声,刚刚喷出来的浓雾一下子没了,她自个儿也像抽了筋似的瘫痪在地上抽个不停,眼见得身躯越来越小,嘴里恨恨地“吱吱”尖叫着:“你这刀上沾染了什么东西?”

这突生的变故惊得白先生手足无措,听那女鬼挣扎着又说:“只有两样东西混在留西说:"你这样就真的让人看不起了,日月还有轮回,做生意总是有亏有盈的。不要灰心,你再拿百两银子去,这次定会赚到钱。"一起才能降伏我,一是产妇的血,产妇因生了孩子,所以那血的红光特别旺;二是黑野狗的血,一般黑狗的血我并不怕,你这刀上难道……”

白先生一听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他为那产妇接生后因为忙着赶路,连身上沾的产妇的血都没来得及擦洗一下,想不到无意中抹上了砍柴刀,又于机缘巧合中砍死了野狗。

眼前的女鬼惨叫着缩成一团,最终化成一阵灰,不见了。从此以后这儿就再也没有人撞上鬼打墙了,大伙事后都说是刚才真人在路上走着,看到滴水珠闪着亮光、竟在草叶间路翻飞,真人惊,便悄悄近前观察。那水珠吃足了露水,已变得核桃般大小,停在燎株绿芋的叶子上,真人不动声色,正盯着它察看哆,不料,却被周怀安无意间撞破了。那水露在叶子上仓皇乱窜,已是毫无章法。真人怕时间久,水露蒸发,里面那生魂又不知将飘转何处,便拿出个樟柳木做的小人偶,念了几句咒语,将那水露收到人偶里去了。菩萨安排了这一连串的巧事。可更多的人说,是白先生不顾个人安危也要救人的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尧帝听到壤父的理论就觉得不痛快了,原来自己对百姓们并没有那么大的作用啊!这么番打击后,尧帝就想退位了,他觉得,也许该把帝位让给个能给百姓生活带来真正改善的人。心破了鬼打墙,白先生才是真正的菩萨。是的,一个人要是有了善心,就会理所当然地成为法力无边无所畏惧的菩萨了。

选自《民间故事》


农业人工智能 http://www.tcloudit.com/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