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嫦网 > 女性话题 > 家人之间为何这样第4集剧情详细介绍

家人之间为何这样第4集剧情详细介绍
2020-07-30 21:31:04   

  家人之间为何这样第4集剧情

  原来江心强吻泰朱是为了证明自己跟会长不是那种关系。江心爸爸质问泰朱和江心的关系,泰朱说他们俩没有关系,惹怒了江心爸爸,被江心爸爸一顿训斥,泰朱解释说是江心强吻他的,两人为此大吵起来,泰朱说江心爸爸要是不信可以看墙角那个监控,还拿警察局吓唬他,江心爸爸得知实情后向泰朱道歉,泰朱却似乎很不愿意理江心爸爸。首尔吻着达峰,达峰有些动情了刚要回吻首尔,首尔就在达峰的怀里睡着了,达峰有些扫兴,但还是环着首尔轻轻的拍她入睡。江心被送回房间,爸爸嘱咐小叔子不要把江心强吻泰朱的事泄露给姑姑,大家从江心的梦话中得知江心似乎工作上不顺心才喝这么多的。

  泰朱回家后反复漱口刷牙,一想起呗江心强吻了的事就觉得恶心。达峰把首尔抱回房里,悄悄地说那个人不是他,却有些失落。雪希跟恩浩吃饭,侧面谈起了雪希是否交男朋友和会不会结婚的问题。达峰翻看自己的同学相册,看着当年被达峰救了的自己的同学,叹了口气。半夜首尔呗渴醒,出门找水喝撞见了姑姑,两人都吓了一跳。走向厨房的姑姑又被正在喝水的江心吓了一跳。三个人说着昨晚的的事情,江心和首尔蓬头垢面,吓到了早上出门上市场刚回来的爸爸,江心决定今天不上班,这让家人吃惊极了,因为江心从来没缺过勤,爸爸以为江心不舒服,多问了几句,江心却嫌烦了。

  江心没有上班,会长发现有些担心,联系不上江心。会长找到泰朱,让他跟江心道歉,还说出自己有女朋友的事实,是白雪希,还跟泰朱解释了所有事情,泰朱惊呆了。会长让他带回江心,要不解雇了泰朱。姑姑出去参加同学聚会,午饭交给了首尔解决,嘱咐好爸爸后就走了。首尔看到乱的不像样的屋子和一对对脏衣服脏碗筷无奈了,但还是勤快的全部解决好了。达峰睡醒下楼,看见刚晒完衣服回来的首尔刚要逃走,就被首尔抓住教育,达峰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首尔的嘴,想起昨晚的事,脸红了,可是首尔却完全忘了昨晚亲吻的事。

  达峰要出门找工作赚钱,首尔不知情以为达峰还在生昨晚自己烂醉还得麻烦他把自己抬上阁楼的事儿生气呢。泰朱想给江心打电话却不好意思开口,犹豫不决,江心想给泰朱打电话又觉得气不过,两个人各自对着自己的手机互相咒骂着。江才找到自己的院长提出要研究新病例,院长很赏识他,还关心怕他累到,最后两人约定晚上一起商讨论文。江才出来后,真英约他晚上出去看节目,还特意为他买的票,却被江才无情拒绝。

  首尔来给在豆腐坊的爸爸送饭,爸爸喂首尔豆腐,给首尔讲他那三个孩子小时候的故事,首尔帮爸爸卖豆腐,爸爸看见这一幕幕越来越喜欢,心疼首尔。首尔不小心看到爸爸的鞋坏了,心里若有所思。江心邋里邋遢的出来,碰到了开车来见她的会长,惊慌极了。小叔子赶紧跑来向爸爸汇报会长来的消息,爸爸很重视,但是害怕自己穿的这么破给江心丢了脸,就没敢去见会长。

  会长告诉江心他跟泰朱公开了和白雪希的关系,并跟江心道歉,衷心的希望江心能回公司,还希望江心能回去帮助一下泰朱。趁着爸爸偷看会长时,首尔偷偷的用手量了一下爸爸的鞋码。会长向白雪希求婚了,雪希虽然嘴上说着土,但是心里却特别的美,聊完后,会长就开车回了公司。江心烦恼着以后怎么见泰朱啊,会很尴尬的。

  首尔来到商场想给爸爸看鞋,达峰正在商场里做给人送货的工作,呗一些阿姨调戏却不敢吱声。达峰看见了首尔在拿一条漂亮的裙子在自己身上比,就凑了过去。两个人开心的聊着天,约好了一起吃晚饭。正要下班的泰朱撞见了江心,江心故意装作忘了昨天的事,想泰朱讨要一个道歉的说法,两个人不停地在斗嘴。赶着见院长的江才不小心撞到了院长的女儿—权孝真,却没有想到不一会他们就在餐厅见面了。江心和泰朱打赌,她去泰朱的办公室工作,如果一个月内有痛苦流涕,她就自动辞职并下跪。

  首尔在商场看见上次偷达峰钱包的小偷正要偷别人的钱包,出手阻挠。撕扯中被小偷推到摔在地上刮坏了衣服,正在商场巡视的恩浩救下。达峰也撞见了那个小偷,追了上去,却没有追上。首尔脚扭了,不得已的情况下恩浩把首尔报了起来。下班后的达峰没有在约定处见到首尔,从他人口中得知刚才的事件,找到了首尔,达峰担心极了。达峰见到恩浩,两个人都很惊讶,原来他们互相认识,还有些敌对。而江才这边,院长所谓了讨论论文,其实就是变相的给自己女儿相亲,孝真似乎很喜欢江才。江心找到会长,要求调到泰朱办公室工作。(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家人之间为何这样第1集剧情

  姜瑞郁,女主人公,家里人都习惯的叫她首尔。晚上,她开心的收拾着行李,要去找儿时的伙伴—车达峰,他们俩12年前就约定好12年后的今天是他们再见的日子,首尔开心的回忆着他们之间的约定,第二天爷爷来找首尔却没有人,日历上清除的标着12日是“首尔去首尔的日子”,首尔给爷爷留了一封信,上了火车。还没睡醒的达峰突然听到有人大声的呼唤他,醒来之后以为在做梦,今天是达峰第一天上班的日子,但是达峰却起来晚了,没来得及吃早餐就去上班了。

  达峰姐姐—车江心,是一家企业的秘书室长,早晨突然接到公司电话,说是文件丢了,非常着急的洗漱要奔去公司,江心为了节省时间,就连化妆穿工作服都是在车上解决的,到达公司的江心有条不紊的安排好了所有工作。刚下夜班回来的达峰哥哥,江心弟弟—车江才也顾不上吃饭也去上楼睡觉了。家里的人都没有来的及吃早餐就走了,只剩下达峰的爸爸和姑姑一起吃早餐,达峰姑姑抱怨着三个孩子没一个给今天过生日的达峰爸爸说句祝福的话。达峰姑姑要给达峰爸爸介绍对象,被达峰爸爸拒绝。

  达峰挤在地铁上,马上就要上班迟到了,非常巧,达峰在车上遇到了首尔,两个人都没有认出对方,达峰还很热心肠的给要去南山塔的首尔指路,却在拥挤的地铁上遇到小偷,不仅被划伤了屁股,还被小偷偷走了钱包,达峰没有追到,气急败坏的时候看到了同站下车的首尔,误以为首尔和那个小偷是一伙的,两个人合伙来骗钱,达峰抓住首尔不放要送到警察局,首尔不知情想走却走不了,最后,没有达成共识的两人在地铁站里扭打了起来,一起去了警察局,警察查看了首尔的东西,发现没有可疑物品,要放了首尔,可达峰不同意,两个人又大吵,最后达峰没有打过首尔,首尔拎包走了。

家人之间为何这样剧照

  在开公司董事会议室,因为预案的丢失,江心的上司受到了批评。江心为了维护自己上司,跟刚上任的常务发生了矛盾,却遭到新任常务的批评讽刺,在江心的智慧下,完败了新任常务,其实江心的上司早就开心的躲在门后偷笑呢。

  来给上司送生日蛋糕的江心在上司的提醒下想起了今天也是父亲的生日,连忙出来给刚上完夜班在家补觉的江才打电话,却因为打扰了江才睡觉,被按了,给江峰打电话,江峰因为到了公司正在承认迟到错误也没敢接,无奈之下,江心只能给姑姑打电话,却遭到了姑姑一顿教训,不耐烦的江心挂了姑姑电话。正巧被会长找,就连忙工作去了。

  达峰爸爸还想往常一样卖着豆腐,还在惦记达峰第一天上班的情况。达峰原本是被分到总务科,但是却被强拉倒去卖药,才有所察觉自己是去了传销组织,还被迫签下了一个一百万的借条。失魂落魄的达峰和刚起来的哥哥接到了江心的电话要给爸爸准备生日礼物。

  突然接到医院电话的江才赶到医院去抢救病人,离开了家。刚到南山塔的首尔见到什么都很新鲜,开心的到处闲逛。江心的上司和新任常务碰面,两人再次发生不愉快。江心给爸爸打电话说定了中国餐馆叫爸爸出去吃饭,但是有临时接到工作上的紧急电话。开心的达峰爸爸赶紧回家通知了刚和女婿买菜回来的姑姑,还兴奋的回屋找出了自己最好的衣服。

  江心赶到医院,会长受伤了。要给家里打电话说回不去额江心突然发现手机没电,遇到了江才,江才因为患者除了问题,今天也回不去了。江才给江峰打电话,被心情不好的达峰按了,正巧病人又出现紧急状况,江才也忙去了。家里,爸爸和姑姑在等着,可是却没有联系上。天黑了,首尔还在南山塔上等着达峰来,此时的达峰正在满大街的卖药,却一无所获,遇到了从南山塔上下来的首尔,天突下大雨,达峰把药弄撒一地,首尔帮忙捡,因有人举报,两人又进了警察局。

  等不及了的姑姑给大家拌饭,这时爸爸接到了派出所电话,派出所里首尔听到了达峰的名字,认出了自己寻找已久的达峰,却不敢相信自己心里的那个达峰有这么粗鲁。达峰爸爸来了,一顿赔礼道歉带走了达峰看到这样的爸爸,达峰心里很不舒服。新任常务来探望会长来了,原来他俩是父子关系。达峰回家后,遭到了家人们的训斥和指责,大家都没吃饭,最后还是爸爸给大家煮的拉面。首尔的第一晚,首尔在汗蒸房里过的。第二日,首尔找到了达峰爸爸,说自己是达峰的结婚对象,吓到了达峰爸爸。(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家人之间为何这样第2集剧情

  达峰爸爸始终不敢相信,有些头晕,咒骂着达峰闯祸。达峰爸爸带着首尔回到了家里,姑姑的女婿跟达峰姑姑打了小报告,达峰姑姑不可置信的从厨房跑了出来看首尔。达峰爸爸上楼叫醒了正在睡觉的达峰,告诉他都有女人找上门了,说是他的结婚对象,姑姑也从楼下窜了上来教训达峰,不敢相信的达峰亲自下楼去看,看到是首尔愣住了,达峰记不住以前和首尔的约定,首尔说起了过去的事情,让达峰记起来那段回忆。年少的达峰去旅游掉到水里被小时候的首尔救下,两个人小时候约定要结婚的。回忆起以前的达峰急忙把首尔拉了出去,这让达峰的家人更加深信两人的关系。

  出去了达峰跟首尔说掉水里的不是自己,被首尔揭穿后,又死活不认小时候说的话,告诉首尔没人会把14岁孩子的话当真,两个人正吵着的时候,江才回来了,首尔把事情的原委跟江才讲了一遍,让江才评理,精彩讽刺了达峰后置之不理回屋了。达峰生气的撇下了首尔锁上了院子门进屋了,跟家人大声澄清跟首尔没关系,首尔的行李落在了达峰家的客厅。回屋后的达峰回忆那次旅游落水的情景,原来落水被救的真的不是达峰,而是达峰的朋友,而达峰只是目睹了这一幕。

  无处可去的首尔蹲在达峰家门外,善良的达峰爸爸把首尔的行李箱拿了出来,还带着首尔去吃早餐。会长第二天回到了办公室,新任常务把江心交了出来,质问她为什么没听他的话把那个司机辞掉,江心微笑的告诉他是会长的主意,反而还幽默的讽刺了作为一个儿子,昨天父亲过生日都没能给父亲过生日,机智的江心气惨了新任常务。首尔和达峰爸爸谈着自己的经历,达峰爸爸在尽力的劝着首尔要慎重,结婚不是一个人的事,可首尔却误会达峰爸爸不喜欢她,在达峰爸爸的解释下,首尔接受了达峰爸爸的真诚,自己也不打算在纠缠达峰了,他们不知道的是,达峰其实一直在外边偷偷看着。

  达峰爸爸回到家,问达峰的消息,姑姑说达峰拎着一堆药出去了,还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惹怒了达峰爸爸。首尔要做地铁却不知道怎么买票去哪坐,一直跟着首尔的达峰叫住了首尔,首尔不解,达峰打首尔坐上了地铁,还在地铁上帮首尔伸张了正义,两个人和谐的坐在了地铁上。在地铁上,达峰遇到了跟自己一样的推销一样维生素的人,被人挖苦后很生气,匆忙下车落下了手机,首尔发现急忙追了下来。达峰来到传销公司大闹一顿,辞职不干,想要回借条未果,首尔闻讯找来,看见了正在与人斗殴的达峰,达峰被还几个人围打,最后在首尔的帮助下,拿钱救下了达峰。首尔把所有的积蓄都用来救达峰了,无奈的首尔跟达峰协商住到达峰家,直到达峰还上了钱为止,最终俩人达成了协议。

  两个人躲躲藏藏的回到了家,首尔来到达峰家非常高兴,好奇的看来看去。江心琢磨着回家吃饭,还怕姑姑唠叨,自己独自在房产门口看公寓,渴望着有一个单身公寓,会长吧江心交了回去,送给她一些商场的购物卷,就当算送江心爸爸的礼物。达峰家里出了姐姐,一家人都在其乐融融的吃晚餐,谈论着每个孩子身上发生的事,谈论的最多的就是达峰,在哥哥的批评下,达峰暴怒,摔下碗筷回了房间。首尔躲在黑黑的杂货间,问到了楼下的泡菜汤味,饿极了。新任常务看到了江心和会长谈话,误会了江心和会长的关系,为了不让常务看到会长的约会对象,江心袭击了常务。

  常务回公司气急败坏的开始调查江心的所有信息。常务的秘书向江心报告了情况,江心完全不担心,还大骂常务是疯子。首尔在储藏间里睡去,达峰似乎忘记了首尔的事,达峰爸爸进来找达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让达峰跟哥哥道歉,达峰起来想跟爸爸说首尔的事,都被爸爸打岔打过去了。达峰爸爸又来到江才房间,劝慰着江才对达峰宽容些。达峰爸爸来到姑姑房间,安慰被江才伤了的姑姑,告诉姑姑下次做饭时淡一点,为江才考虑考虑。饿的不行了的首尔偷偷出来找吃的,被刚回家的江心发现。达峰出来找首尔,没有找到,听到姐姐的叫声,赶来,全家都醒了,发现了首尔,全家人都惊呆住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家人之间为何这样第3集剧情

  达峰被全家围着询问事情的经过,姐姐猜测着达峰和首尔之间的各种关系,达峰被家人认为是和首尔睡过了,惊吓到了达峰,无论达峰如何解释,家人都不相信他。爸爸追问达峰那150万去哪了,达峰没敢承认是被传销公司骗了,说是被小偷偷走了,哥哥又一次责怪了达峰,达峰有些生气。姑姑围着首尔问东问西,首尔吃多了有些不消化,打了个喷嚏后想吐,却被姑姑和哥哥误认为怀孕了,这下达峰彻底解释不清了,就连达峰自己也晕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江才回到了医院,他的助手李真英因为没按他的要求给患者输液,惹怒了江才,江才过分的训斥了真英,真英忍受不了和江才大吵了起来,要求江才给她道歉,江才不同意还故意气真英,真英一把抓住江才强吻了起来,江才动情,回头又强吻了真英。全家人围着首尔和达峰,首尔喝过胃药后好了很多,家人这才相信首尔不是怀孕了。江心不同意首尔住下,但是爸爸和姑姑却有些不忍心,在达峰的哀求下,最后爸爸同意首尔留下一个月。江心还在试图劝父亲不要留下首尔,还提到父亲曾收留的姑姑和姑姑的女婿,为此和爸爸大吵一顿,摔门出去了,江心的话呗姑姑听到,姑姑质问她把她当外人的这件事,江心无法回答,会熬了屋里,姑姑很委屈,这么努力地照顾三姐妹还不得人心扔她很伤心。

  江心开始算计要搬出这个家,会长的儿子看到了江心的资料,对江心误会更深,暗自嘀咕要把江心从会长身边整走,公司职员议论江心和会长的绯闻,呗会长儿子听到,更加生气。他看到江心对会长的笑容,更加怀疑,跟着会长和江心的后边偷偷观察,气急之下闯进了会长办公室,看到了会长似乎正给江心一枚钻戒,误会加深,和会长争吵起来,最后摔门而去。原来那枚钻戒是会长要给白雪希的,让江心帮选一下,正巧被泰朱(会长儿子)看到,产生了误会,回去之后的泰朱还久久不能从中自拔。

  首尔在附近溜达,到处跟人打招呼,大家都很喜欢她,都说她是达峰的女朋友,首尔和街坊邻居们聊得很开心。首尔来到爸爸店里想帮忙,最后却跑去叫还在睡梦中的达峰。达峰睡得正香,梦里的首尔还在摸他的头,启示此时首尔正在调戏达峰,最后达峰被首尔弹醒,起来追着首尔大叫,姑姑偏向首尔,训斥了达峰。姑姑坐到豆腐店里跟达峰爸爸夸着首尔,姑姑似乎很喜欢首尔,建议达峰和首尔可以真的在一起,爸爸却说即使结婚也要按顺序,姑姑因为说江心不好嫁惹怒了爸爸,二人大吵。

  江才和真英住到了一起,两人早上边吃早餐边聊,真英就饿得交往了三年的他们可以到结婚地步,课江才却不想。泰朱找不讲理的借口把自己办公室的秘书撵走了,那位秘书找到江心告状。泰朱找各种理由淘汰了公司里的秘书,会长听说此事,叫来泰朱加以训斥,泰朱提出要江心去给他当秘书,最后在泰朱的威胁下,会长屈服了,找来江心,提出想把她调给泰朱,尽管江心怎么解释,最后在会长的悉心劝导下,江心还是去了泰朱那。

  达峰投出的简历全都不合格被退换回去了。首尔在帮姑姑收拾厨房,收拾的特别干净,姑姑很是欣喜,跟首尔闲聊她的家事,被达峰听到首尔很小就没有爸妈,是外公把她养大的,心里有些心酸,为了防止姑姑问东问西,达峰吧首尔拽走,首尔知道达峰解救她的心意后,开心极了。首尔跟达峰说,自己想找她救过的那个“达峰”,然后跟他结婚,达峰听了后懵了。白雪希的儿子—尹恩浩来看要录节目的妈妈,白雪希很高兴。首尔和达峰赌那人是否愿意和首尔结婚,赌约是150万。

  江心提早下班,碰到了首尔和达峰,江心找首尔喝酒,首尔答应了。会长坐在办公室里看白雪希的节目,而此时,泰朱还在想江心的事情。江心和首尔一杯接一杯的喝,两人都喝多了却还吵着要酒。泰朱来到了附近,不小心看到江心披散头发要酒喝的疯狂模样。小舅子去找达峰爸爸求助。江心也看到了泰朱,追了出去,泰朱给江心钱希望江心收钱后离开会长,却被江心一顿臭骂。喝多的首尔抱着达峰说胡话,强吻了达峰,喝多的江心也是,搬着泰朱的脸强吻了泰朱,这一幕被爸爸和小叔子看到。(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家人之间为何这样第5集剧情

  达峰爸爸站在豆腐店门口,望着外边的瓢泼大雨,担心孩子们会不会带伞,姑姑却泼冷水,说他是单恋,单恋他的孩子们。而达峰跟恩浩的见面,就只有争吵,两个人充满敌意的回忆着小时候发生在他们之间的不愉快的方式,句句暗中讽刺,郁瑞(首尔)想对恩浩便是感谢,却被达峰强行拽走,郁瑞痛斥他并询问原因,达峰回忆起了小时候的事。原来恩浩就是郁瑞曾经救过的那个男孩,而达峰因为恩浩曾经侮辱过郁瑞而和子浩打起来过,从此两人从朋友关系决裂。但是这些达峰都没有告诉郁瑞,郁瑞给达峰爸爸买的鞋落在了恩浩那里,子浩看到鞋,想起了郁瑞。

  江心跟会长申请调到泰柱那里工作,在江心的坚持下,会长答应了。泰柱找到公司里的南秘书询问关于江心的各种事情,拉拢南秘书加入自己的行列,南秘书答应了,但是其实早在30分钟前江心就猜到了泰柱会有的举动,告诉南秘书如实告诉。江才和院长女儿吃过饭后回家,院长女儿和院长似乎很喜欢江才,可是院长妈妈却有些反对。江才,江心,达峰陆续回家,爸爸热情欢迎,三人却习以为常的推脱后进屋,只有郁瑞开心的和爸爸聊着天,得知爸爸没有吃晚饭,郁瑞很担心,比起自己家的孩子,郁瑞更像是爸爸亲生的,让人暖心。在郁瑞的感化下,达峰也开始关心上了爸爸,爸爸似乎因此很开心。爸爸一个人独自来到厨房盛饭站那里吃,边吃还边嘟囔着。

  江心凌晨3点钟去上班,碰到爸爸,在询问下,得知江心被调到了常务那里工作,以后经常会这个点上班,让爸爸误会江心被降职了。江心来到公司就开始工作,整理好了一切所有人都在帮助江心,随时通知泰柱的行程。泰柱到公司时见到都准备好的江心吓一跳,见到焕然一新的办公室大吃一惊,泰柱虽然心里满意买单时口中还是充满讽刺,刻薄的挑毛病,江心一一聪明的化解。江心走后,泰柱看江心的资料,得知江心的一些短处,想出了对付江心的办法,就是永远不夸赞她。而家里这边,姑姑和小叔子在八卦江心的事情,姑姑得知江心和泰柱亲嘴的事情,找到了爸爸,一顿询问。在姑姑的乱猜下,爸爸开始相信了姑姑的造谣,两个人决定帮助江心相亲。两人给江心相了一个美国留学回来的高富帅。院长女儿-孝真来到医院找江才,遇到了英珍,知道孝真找江才英珍有些生气了,在院长的撮合下,让江才陪孝真去听音乐会。

  泰柱想尽一切办法刁难江心,给了她一大堆文件要求下班之前整理好,江心虽然心里不爽,还是赌气的接了下来。江心脑算计划好所有的文件怎样在3个半小时的时间里完成。爸爸询问达峰和郁瑞结婚的意见,被达峰拒绝了,说他们俩不是那种关系。郁瑞回到商店找鞋,找到了恩浩那里,恩浩让郁瑞请他吃冰粥,结果冰粥都被郁瑞吃了。郁瑞不小心说漏了达峰没有工作的事,恩浩套话得知郁瑞就是当年就他的那个女子惊讶极了。正当达峰送货看到了郁瑞那天试了的但却没卖的裙子时,恩浩来电话了,故意让达峰听到郁瑞在。

  会长和白雪希约会,谈论着自家孩子。泰柱向员工询问江心的动态,并亲自出门查看,很不解江心没有工作只是坐在椅子上的行为,还暗暗的打算整江心,可是没想到,江心按时交了材料还做得很好,泰柱哑口无言。达峰来找恩浩,听到了恩浩是室长很吃惊,达峰和恩浩吵了起来,因为郁瑞,恩浩质问达峰欺骗郁瑞,还威胁达峰要抢走郁瑞,达峰被气急刚要打恩浩,就被郁瑞撞见,热心的劝了下来,可是达峰却气走了。爸爸和姑姑商量着怎么和江心说相亲的事,江心知道后和姑姑大吵一架,姑姑胡言乱语,气坏了江心。

  达峰很晚才回来,郁瑞见到达峰很开心,其实达峰心里也暖暖的,得知恩浩什么都没说,达峰放心了。因为在意郁瑞,达峰埋汰了郁瑞几句,却遭到郁瑞训斥,让达峰把刚给爸爸买的鞋给爸爸穿上。达峰见到爸爸的鞋,心里犯酸,爸爸穿上新鞋,嘴上埋怨着达峰,心里却是暖极了,父子俩温情长谈。英珍找到了江才家,大家都在猜测英珍的身份是江才女友。而院长女儿-孝真似乎很得意江才。(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家人之间为何这样第6集剧情

  听完音乐会后,院长夫人邀请江才去喝茶,明确的提出了想让江才跟自己女儿在一起,成为院长的入赘女婿,江才说自己明白了什么意思。江才回到家,看到英珍大发脾气,生气的把英珍带了出去,这一系列举动吓坏了家人,家人揣测纷纷,都在讨论着江才事情。英珍追到了江才,解释为什么会会出现在江才家,江才很生气,跟英珍提出了分后,可是英珍不想结束这一切,但是江才心意已决,还告诉英珍一直以来都是她一个人单方面的缠着自己,之后便决绝的离开了,英珍很伤心。

  江才回到家后什么也没说就上楼回到自己屋子了,按耐不住了解真相的爸爸上楼去找江才聊聊却吃了闭门羹。爸爸转向想去找江心聊聊,江心一听到是爸爸的声音,赶紧关了灯装睡了,失落的爸爸回到自己房间,只有郁瑞还贴心的跟他道一声晚安。晚上,郁瑞想起白天的情景,深深的叹了口气,却不想被站在身后的达峰吓到,达峰把郁瑞给爸爸买鞋的钱还给了郁瑞。郁瑞问达峰他的梦想是什么,达峰没有回答,却反问了回去,郁瑞告诉达峰,自己曾经的梦想是他,是找到他,和他在一起,然后结婚,生孩子,达峰有些被打动了,却因为自己没有未来而拒绝了郁瑞,在郁瑞的逼问下,达峰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不是讨厌郁瑞,而是讨厌自己,讨厌没有未来的自己。

  江心又是3:00起的床,打理好公司的一切,等待着泰柱的到来,江心做的很完美,可是泰柱却故意刁难她,泰柱想邀请会长吃饭,可是却不断的变更时间,让江心一直为难不已。会长不断地让步,还跟江心讲了泰柱的一些事情,知道了泰柱是因为母亲的去世留下了心里阴影。江心回到办公室,被正在开门的泰柱撞到了头,流血不止,被送往医院。这边白雪希跟自己的儿子坦诚的说了自己和会长的事情,恩浩在妈妈的说服下,似乎开始接受了会长和自己妈妈的恋情。医院来人给江心包扎了一下,刚才那一幕吓坏了泰柱,泰柱此时见到江心有些愧疚,江心趁机跟泰柱说了会长想跟他一起吃饭的事情,被泰柱严厉的呵斥了。

  中午吃饭的江才碰见里英珍,在大家的八卦下,英珍听说了江才和孝真的事,来找到了江才,扇了江才三个耳光,大声的吵了起来,在江才的冷漠下,英珍不知所措了。恩浩独自边喝酒边打台球,非常孤独,正好撞到瑞郁,原来郁瑞是来找工作的,恩浩开心的留下了瑞郁,带她去看棒球比赛。午休的达峰边看电视中转播的棒球比赛边吃泡面,正巧从电视中看到了跟恩浩在一起的瑞郁,达峰的家人们也看见了,全集轰动了,要帮达峰抢回瑞郁。达峰看见,生气极了,恩浩被瑞郁的真诚所打动。泰柱见到躺在沙发上的江心,回想起这些天了解到的她,心里对她的成见变小了,江心心满意足的抻着懒腰,被泰柱看到,江心满心愧疚道歉,可是出乎意料泰柱却没有怪她,还破天荒了答应了会长吃饭的邀请。

  看完棒球赛的恩浩和瑞郁出来打车,恩浩被郁瑞的天真可爱所打动,达峰赶来,不由分说的上去就打恩浩,两个人厮打起来,引来了警察,三个人奋力逃跑,躲过了一劫。郁瑞哮喘犯了,大口呼吸,恩浩突然大笑,说终于松了一口气,搂着达峰和瑞郁说要去喝点凉爽的东西,三个人开怀的大跑着。泰柱被江心带到了饭店,会长询问江心的额头,江心替泰柱顶了下来,这时白雪希来了,会长说了和白雪希的事情,泰柱没有给白雪希面子,起身就走了,江心追出去,想劝好泰柱,却遭到泰柱生气的责备。泰柱开着车想起了母亲葬礼上父亲说的话,说泰柱的母亲是他最后一个女人,不会再有别人了,可是现在又出现了一个白雪希,所以心里很不舒服。

  恩浩带达峰和瑞郁吃饭,达峰暗暗地和恩浩较着劲。家里,达峰的爸爸和姑姑也还在研究着三个孩子的问题。江心遇到江才,唠了两句,突然爸爸冲过来大喊叫江心,江才和达峰集合。瑞郁醉了,恩浩知道了瑞郁住在达峰家,两个人达成协议,要以现在的身份公平竞争郁瑞。爸爸强硬的要求江心去相亲和江才结婚的事,可是江才却跟父亲争吵起来,说父亲硬逼结婚的同时,自己也会和这个家断绝所有联系,吓坏了江心,也伤到了爸爸。(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家人之间为何这样第7集剧情

  爸爸不可置信的听到里这番话,江才越说越激动,责怪父亲只对他的前途感兴趣,责备这个家族没有显赫的背景,帮助不了自己,每当有好的机会降临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总是有人凭关系可以抢走,而自己只能咬紧牙关独自对抗,他的这番话惹怒了在外边偷听的姑姑,姑姑忍不住冲进来大骂江才,而爸爸在一旁偷偷地抹眼泪。江才从爸爸房间出来后,看见了达峰,达峰让江才给爸爸道歉,江才不肯,达峰把这些年爸爸对江才的好细数一遍,可江才依旧不领情,觉得那是做父母理所应该的,还讽刺了现在身处窘境的达峰。达峰刚要冲上去教训江才,就被江心拦住,江心说她来解决。而此时爸爸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哭泣。

  孝真躺在床上似乎在等着谁的电话,妈妈进屋劝她早些睡觉,心里明镜的知道是因为江才。江心找到江才谈心,得知了江才可能要结婚的对象就是权院长的女儿。姑姑还在跟徐女婿抱怨着江才,还庆幸着自己找了个省心的好女婿,却突然想起自己女儿已经很久没来过电话了,徐女婿出去给妻子打电话,很久后才接通,好像有什么隐情。

  泰柱今天没有按时上班,江心有些担心,联系了大厅的秘书和会长,正在和会长通话时,泰柱已经出现在她的身后,误以为江心在跟会长打小报告。所以进办公室后就故意一直不跟江心说话,故意把她当空气,什么也不停她的解释,而工作上的事情当着江心的面直接分配给南秘书。早上家里人吃饭,瑞郁询问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却遭到姑姑反问昨天跟恩浩看棒球喝酒的事情。大方要出去上班,瑞郁像个小媳妇一样在门口送他,达峰责怪瑞郁不要在跟恩浩联系,还为此吃了恩浩的醋,惹得瑞郁心情大好。

  爸爸让瑞郁做了一番便当,来到了江才所在的医院。正巧孝真也来看江才,给江才做了便当,江才没有吃孝真的便当,孝真以为江才不喜欢自己,说了自己内心所想的实话,说着说着就哭了,江才不知所措,给孝真递了纸巾,留了下来,准备吃孝真给准备的便当。英珍看到了江才爸爸,跟了过去。爸爸看到江才正在吃孝真送的便当,失落的要离开,英珍为了安慰江才爸爸,主动要求爸爸把带来的便当送她。江心因为被泰柱气到了所以用吃来发泄,从其他秘书那里得知泰柱从不与人一起吃饭是有隐情,所以好奇的江心中午偷偷的跟着泰柱来到了一家餐厅。撞见了吃相超狼狈的泰柱,吓了一跳,而受到惊吓的泰柱喷了江心一身饭,泰柱给江心擦饭粒时不小心双手碰到了江心的胸,被江心暴打,还被饭店扣下。饭店的店长正好是尹恩浩,在这工作的瑞郁遇到江心,帮助了江心,也误认为泰柱是变态。当江心得知泰柱被关在了饭店楼上时,江心心里微微有些得意,给泰柱打了电话,此时的泰柱理亏,所以江心跟泰柱提出了帮助他的要求,就是让泰柱收回让她离开的话和与会长吃一顿饭,无奈之下泰柱只能答应。

  会长知道了泰柱同意吃饭的消息后开心极了,与雪希那边联系好吃饭的事宜。泰柱在恩浩这里丢脸至极,吃了一肚子的哑巴亏后离开了。门口遇到江心,江心的一番话引起了泰柱的深思。英珍把吃完的便当盒子还给了江才,还跟江才说了他爸爸的一些事,正巧遇到工作上的事,训斥了英珍。孝真回家后也被妈妈责怪太不矜持,可是无论怎样都抵不过一句孝真喜欢他。达峰开了工资,开心极了,马上跑去了给瑞郁买了她喜欢却没卖的裙子,还给家里买了五花肉。从姑姑那里得知瑞郁去了恩浩的炸猪排店工作,生气的去找她。瑞郁总是搞不清方向,但是店长迫于恩浩的面子对瑞郁百般照顾。

  虽然不愿意,但是恩浩和泰柱还是被迫同意一起吃饭的事了。恩浩和泰柱相见互相下了一跳,泰柱又愤然离席,江心追了出来,恩浩也跟着出来了,两个人又开始吵嘴。恩浩开车回来接刚下班的瑞郁,送了瑞郁一部手机,被达峰看见,阻挠住了。两个人再次为了瑞郁争吵。而此时,瑞郁正在一边给爷爷打电话,眼含泪滴却故作坚强,惹得恩浩和达峰心生怜悯。江才看着饭盒心绪很乱,爸爸还在门口等着他们回来。达峰和瑞郁回来,因为吃醋达峰故意不理瑞郁,原来达峰是因为瑞郁没告诉他去恩浩那里打工的事生气而吃醋。两个人抢衣服摔倒姿势暧昧被爸爸看到误会了。泰柱送江心回家这一幕也被爸爸看到了误会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家人之间为何这样第8集剧情

  江心给泰柱指路,泰柱脱口而出说知道怎么走,来过一次,这让双方想起了江心强吻泰柱的那件事,两个人瞬间变得尴尬。爸爸和姑姑在偷偷的讨论着泰柱和江心的事,爸爸因为这个开心极了。而达峰和瑞郁这边,还在争抢着达峰给瑞郁买的那件衣服,瑞郁不知道那是达峰给她买的,想看,达峰不好意思,所以不想给她看,最后还是被瑞郁抢了去,瑞郁看到这条裙子开心极了,达峰心里其实也很得意,被穿上裙子的郁瑞美到了。

  泰柱早上来上班,门口全是记者,询问会长和白雪希的事。知道这件事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因为这件事很不开心。雪希和恩浩闲谈,恩浩似乎并不看好这段婚姻,雪希跟恩浩说,如果他们结婚了,恩浩也就成为了GK的少爷,她说自己这么做有一部分也是为了恩浩,可恩浩却不领情,说自己不想那样,说自己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泰柱和会长又争吵了起来,因为会长说过泰柱妈妈是他最后一个女人。达峰看见爸爸在收拾东西,问爸爸要干嘛去,原来是因为江才好几天没回来了,爸爸给他收拾的内衣裤,让达峰给江才送过去。

  江才刚从手术室出来,就在办公室遇见了孝真妈妈,孝真妈妈是来替孝真询问江才心意的。孝真妈妈走的时候故意把车钥匙落在了江才办公室,江才追出来后才被告知是送他的,还对她特殊照顾,这一些都被达峰看在眼里。达峰以为是院长夫人以江才跟家里断绝关系为条件,才能把女儿嫁给他,误会了江才。孝真在家里开心的等着妈妈,听到妈妈宽慰的话特别高兴。早上,瑞郁匆忙的把达峰从睡梦中叫醒,达峰下楼,看见有人往家里送东西,是院长夫人安排人送来的,大家都猜测是不是江才在医院立了功,其实只有达峰知道是怎么回事,生气的追了出去,让人把东西拿回去。爸爸知道达峰知道什么,着急的询问着,江才这时回来了,达峰说出了原因,说院长想让他当女婿,前提是跟家里断绝关系,大家听到后惊呆了。

  爸爸不知所措,达峰气急败坏,姑姑一心向钱,一家人各怀心思。爸爸上楼找江才谈谈,姑姑求助于江心来了,江心非常相信江才,相信江才会处理好这件事,因此惹怒了姑姑。爸爸始终不信达峰说的话,上来找江才询问,以为是上次喝完酒说的话惹怒了江才,连声道歉,可越这样江才越想脱离开这个家。达峰和瑞郁谈心,达峰心里非常崇拜爸爸,可爸爸似乎心里只有哥哥,让达峰有些苦楚。恩浩还在为妈妈和泰柱爸爸的事苦恼,白雪希来到泰柱家和爸爸约会,泰柱心里很不舒服,离开了家。泰柱给江心打电话,让江心陪他去永川区探查新工厂。

  江才要出去,碰见爸爸,还是冷冷的。达峰一家最近总会发现有人似乎在偷窥她们,今天姑姑出去买东西还听说有熟人在汗蒸房看见了姑姑去了菲律宾的女儿—英雪。姑姑去汗蒸房找,居然真的找到了。原来英雪早就回来了,还欠了人家很多钱,追债的人找到了徐女婿的店讨债,姑姑得知这个事情吓呆了,家人得到这个消息后也都不知所措了。江才和孝真在咖啡厅见面,江才跟孝真坦白了自己所有的事情,自己的曾经,自己的家人,问孝真是否能接受这样的他,江才尽其所能的把自己不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可孝真一点都不在乎,两个人深情相拥。

  猪排店店长周末找来瑞郁,想让瑞郁劝劝恩浩,瑞郁上楼,看到了正在开派对的恩浩等人,场面混乱,他被恩浩拽了进来,害怕又不知所措的坐在那里,正巧达峰打来电话,两个人没说上几句话,电话就被恩浩抢去,说一些话刺激达峰。达峰担心瑞郁急忙赶了过去。爸爸回家找姑姑没又找到,原来姑姑正在训斥着英雪。姑姑回家,看到徐女婿正在给英雪打电话,犹豫着要怎么跟徐女婿说英雪欠债的事,但是由于过度紧张,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善良的徐女婿还在想办法瞒着知道了英雪欠债的事实,怕岳母伤心。姑姑边做饭边偷偷哭泣。

  江才跟孝真回了家,院长和院长夫人对江才也很好,这个家已经认定了江才是他们女婿的身份。而达峰家里,餐桌上只有爸爸和姑姑,两人各有各的心事。而其他人,江心和泰柱在回去的途中迷了路,车胎还扎了,江才在孝真家吃着晚餐,达峰找到瑞郁在的地方,爸爸给孩子们打电话询问得知江心和泰柱在一起,瞬间抓狂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家人之间为何这样第7集剧情介绍

  醉酒的爸爸要求江才和江心立刻结婚,江才却说出了结婚的同时和家里断绝关系的话让大家都很震惊,深深伤了父亲的心,姑姑在门外听不下去进来训斥了江才。回到家的达峰对哥哥说他身在福中不知福,但江才却称这是达峰没有见识,没有道歉之意。姐姐江心却看出了江才的心思。

  泰朱第二天没有准时来上班,到了公司却听到江心向会长报告情况,泰朱因此更是为难江心的工作并且让她马上离职。

  爸爸到医院给江才送午饭,刚巧院长女儿孝真也送来了便当,孝真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却因为江才没有回应而自己伤心了起来。江才有所歉意与孝真一起吃午餐,爸爸在门口看到了这一幕。

  江心得知泰朱从来不和他人一起吃饭,为了找出其中缘由跟踪下班的泰朱。泰朱被吓了一跳的他将饭菜喷在了江心的身上。泰朱在为江心擦拭时不慎碰到了敏感部位,被江心重重打了一拳。这家餐厅正是恩浩所开,在店里打工的首尔将自己的衣服借给江心。江心用这件事让泰朱收回了离职命令并且要求他和会长一起用一次餐。

  真英将江才爸爸带来的便当转交给江才,并且冷嘲热讽了一番,江才却不为所动,甚至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对真英发火。而孝真则拜托妈妈一定让江才做自己家的女婿。

  恩浩妈妈带着恩浩一起出席聚餐,泰朱也准时到场,泰朱和恩浩在饭店里已经见过一面却彼此看不顺眼,纷纷提前离席,只留下会长和白演员两个人。

  达峰拿了工资给家里买了五花肉加菜,同时给首尔买了礼物,但是却从姑姑那里知道首尔在恩浩的店里打工,急忙找了出去。恩浩等到首尔下班,并且给她买了手机当做公司的福利却正好被达峰看到。两人争执是首尔拨通了爷爷的电话,电话两头的祖孙都落下了泪。

  江才看着父亲给自己留下的便当难以入眠,父亲则一如既往得在豆腐店门口等待子女们归家,却看到了墙角有一个人影偷看。

  首尔追着达峰回到家里,达峰表示自己讨厌恩浩,不想首尔和恩浩扯上任何关系并且还给了首尔20万元钱。首尔抢过达峰手里的礼物,却意外上演扑倒被爸爸撞见。爸爸来到屋外看到泰朱将江心送回家……

  家人之间为何这样第8集剧情介绍(待更新)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